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受贿590余万!又一医院院长落马

发布日期:2020-04-09 03:25:32   

来源|七一网

2018年10月17日,攸县法院一审以被告人周常奇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被告人周常奇违法所得人民币594.33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2018年6月13日,湖南省攸县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湖南省株洲市人民医院党委原副书记、院长周常奇受贿一案。

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至2017年,被告人周常奇在担任株洲市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期间,先后多次利用职务之便,单独或者伙同他人在药品采购、科室外包、工程建设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594.33万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

2018年10月17日,攸县法院一审以被告人周常奇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被告人周常奇违法所得人民币594.33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一审宣判后周常奇不服,上诉至湖南省株洲市中级法院。2019年1月24日,湖南省株洲市中级法院刑事审判第七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2019年3月5日,湖南省株洲市中级法院作出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曾经的励志奋斗史

出生于1965年的周常奇是家中**小的孩子,排行老六,7岁时父亲离世。因家境贫寒,他从小就跟随母亲打零工、摆小摊,还学着贩货,想尽办法挣钱。同时,凭着勤奋好学,他考上了当时的湖南医学院。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株洲市财贸职工医院,成为一名医生。

1996年,周常奇选择“下海”开诊所,并迅速赚到了“**桶金”。4年后,他回到医院,担任株洲市第四人民医院外科主任职务,开始了他的仕途之旅。在这里,他的业务专长得到充分发挥,成为市内有名的胸外科专家。2005年初,周常奇成为该市卫生系统**公开海选的院长。

“他很能干,总是不甘落后,经常说‘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熟悉他的同事说。那时的周常奇积极上进,也正因如此,他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2010年5月,周常奇被提拔为株洲市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正处级)。

10万元现金和一块手表

然而,随着职位的升迁,看到身边不断涌现的富豪,自己的资产却少有变化,周常奇觉得回医院损失太大了,心态逐渐失去平衡。

2010年中秋节前一天,药品供应商李某来到周常奇家,送给他10万元现金和一块名表,以联络感情,方便在医院继续开展业务。对这**次收钱,周常奇印象深刻,其在忏悔书中写道:“我心情特别紧张,反复拒绝,而李某也反复安慰我说,没有人知道。**后,贪欲战胜了理智……”

看见周常奇收受了自己的“感情投资”,于是,李某在2010年11月左右的一天,约周常奇在医院附近的茶楼见面。经过一番寒暄,李某顺着周常奇的话说:“感谢周院长对我工作的肯定,如果你能给我机会继续把业务做下去,我每年给你个人40万元。”周常奇默认了。

2011年至2013年,李某每年分两次(中秋节、春节)各送20万元,共送了120万元给周常奇。为了和周常奇搞好关系,李某还在2015年向周常奇借款100万元,年息2分。其中周常奇30万元,周常奇嫂子梁某70万元。

周常奇尝到权力变现的甜头后,利用逢年过节、生日宴等机会,大肆收受医院内部人员红包礼金、高档烟酒。

兄弟上演贪腐二人转

周常奇没忘记从小对自己关爱有加的兄长周常云,并将“兄弟共腐”玩到了**。当周常云在株洲市人民医院承揽业务或帮他人请托事项时,周常奇一路大开绿灯。

2011年春节后的一天,周常云对周常奇说:“我本来想通过李某在你们医院做两个品种的药品业务,李某说我在里面做业务会影响你。他说以后每个月以聘请的名义,直接送给我7000元钱,让我别在里面做药品业务。”周常奇说:“你们这样也行,但得注意**,就当我不知道这件事。”

几天后,李某到周常奇的办公室汇报了此事。周常奇说:“你们自己去办,注意**,就当我不知道。”2011年至2017年,李某按每月7000元的标准,以工资的名义,共计送给周常云40多万元。

2015年上半年,株洲市卫生局等相关单位要求各市属公立医院对药品集中配送业务重新进行招标。株洲市人民医院按照要求对药品配送项目重新招标,李某请求周常奇予以关照。有了前期的默契“合作”,周常奇当然卖力地予以帮忙,他要求舒某为李某挂靠的华润湖南医药有限公司量身定做采购招标评分标准,确保华润湖南医药有限公司中标,**终使华润湖南医药有限公司株洲分公司毫无悬念地中标。

2015年上半年的一天,周常云给周常奇说,想把市人民医院的中药饮片业务转到李某那里做,周常奇同意了。几个月后,周常云对周常奇说,李某把中药饮片销售回款的20%给了他。周常奇让周常云把钱保管好,这些钱先放他那里,如果需要钱的时候会向他开口。

2015年至2017年,李某按照中药饮片销售回款的20%,共送给周常奇和周常云70多万元。周常奇心里当然清楚,表面上看,这些钱是送给周常云的,实际上是送给他的。

母亲大寿目睹两子受惩处

2017年2月,湖南株洲市委巡察组进驻市人民医院开展巡察工作,发现该院耳鼻喉科违规对外承包等问题。国家卫生行政部门严禁公立医院将科室对外承包经营,但在金钱美色的诱惑下,周常奇置禁令于不顾,打着提高医院收入、改善职工福利的旗号,将耳鼻喉科承包给“莆田系”某老板。两年间,该老板从该院转出资金2000余万元,周常奇享用着巨额“感谢费”,对该科室过度医疗、违规行医等行为视而不见。

“一开始,周常奇通过修改资料、串供等方式,对抗组织审查,企图为自己的行为开脱。”同年4月10日至12日,株洲市纪委核查组对周常奇涉嫌违纪问题进行初核,并对其采取走读式谈话,劝其主动说明问题,但他仍执迷不悟,避重就轻,对相关问题矢口否认,并对外传递信息,导致相关涉案人员潜逃。5月23日,周常奇被“双规”。

落马后,周常奇时常回想起这样一幕场景。2011年,他的老母亲住院,医院部分下属送上红包表示慰问。周常奇感到很有面子,但病中的老母亲硬逼着他将红包一一退回,并嘱咐他好好珍惜现在的岗位,不要犯错误。但周常奇并未将母亲的谆谆教导放在心上,在贪腐路上越走越远。

“是我害了自己,也害了哥哥,更害了老母亲,在她90大寿之际,两个儿子将面临法律严惩,这对母亲来说有多痛,我不敢多想。”他在忏悔书中写道。(文中除两名被告人外,均为化名。原标题:案件|底线失守的医院院长)


 
 
 
 
推荐医药资讯